艺术研究院

蒋廷锡《芙蓉鹭鸶图》里的孤芳高雅

9655
发表时间:2021-11-25 11:42
      蒋廷锡《芙蓉鹭鸶图》里的孤芳高雅

      蒋廷锡(1669—1732),字酉君、杨孙,号南沙、西谷,号青桐居士,江苏常熟人,清代康熙、雍正时期的官员、学者、诗人、画家。蒋廷锡在官秉公抚政、剔除积弊,声誉甚著。诗词书画无所不精,尤擅长花鸟画。他的绘画表现手法多为没骨与勾勒相结合,水墨与色墨并用,体现出了逸笔写生、工整简率的风格,对后世颇有影响。

      蒋廷锡绘制的《芙蓉鹭鸶图》(见图),纸本,设色,纵127.7、横60.5厘米。画中溪水潺潺,坡上苇草萋萋;几枝芙蓉迎风挺立,或怒放,或含苞待放,芙蓉之中芦苇一枝独秀,芦花随风摇曳;侧立于溪畔的鹭鸶洁白如雪,婷婷玉立,悠然雅致,是以白描勾出,线条匀整流畅,笔致细腻工整,栖息在苇竿上的一鸟正俯瞰花下鹭鸶,神情生动,形成动静呼应,使画面颇有自然生动之趣。此画整体布局疏密得当、自然舒展,给人一种悠然自得、自然清新的气息。墨色上浓淡变化丰富,层次清晰,设色上明丽清淡,用笔上勾写结合,精细与粗放相呼应,体现了蒋氏工写结合的花鸟画风。根据题款可知,画于清康熙四十三年(1704),蒋廷锡时年36岁,正是他初中进士伊始、人生踌躇满志之时。

      画中的芙蓉叶以浓墨和淡墨分别描绘出其反转向背,用重墨勾出筋脉。芙蓉花用没骨法写意而成,以中度墨色描绘出芙蓉花的冷艳凝香,墨色润泽,并用焦墨点染花蕊,墨气淋漓洒脱,墨色丰富且有变化。画出了芙蓉花凌寒披露、傲霜绽放的高洁品格。苏轼有诗曰:“千林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唤作拒霜知未称,细思却是最宜霜。”

      芙蓉是一种锦葵科、木槿属植物。《长物志》说:“芙蓉宜植池岸,临水为佳。若他处植之,绝无丰致。”芙蓉临水,波光花影,相映益妍,因此有“照水芙蓉”之称。有些芙蓉花的花瓣一半为银白色,一半为粉红色或紫色,人们把这种芙蓉花叫做“鸳鸯芙蓉”。故芙蓉花又有爱情之喻。唐代才女薛涛退隐于成都西郊浣花溪,与出使剑南东川的元稹一见钟情,坠入爱河。可不久元稹调离四川,两情远隔,只有鸿书传情。薛涛用浣花溪的水、木芙蓉的皮、芙蓉花的汁,制成桃红色而又精致的“薛涛笺”,写下“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的诗句,以寄托相思之情。

      芙蓉不像桃花那样芬芳妖艳,在万紫千红的春色中争有一席之地;也不像荷花那样风姿绰约,在百花盛开的盛夏中亭亭玉立;亦不像梅花那样红艳俏丽,在万木干枯的严冬里独领风骚。而是在遍地金黄、霜侵露凌的季节盛开,占尽深秋风情,故有“拒霜花”之美誉。

      陆游在《拒霜》诗中写道:“满庭黄叶舞西风,天地方收肃杀功。何事独蒙青女力,墙头催放数苞红。”诗中描写了秋风萧瑟、万木凋零、生机全无的时节,独自盛开。

      宋代诗人范成大在《菩萨蛮·木芙蓉》一词中说:“冰明玉润天然色,凄凉拼作西风客。不肯嫁东风,殷勤霜露中。”诗人抓住木芙蓉的美艳和开在秋天的两个特色,吟咏木芙蓉丽质天成,形容其如冰一样明净无瑕,似玉一般润泽生辉,赞其孤芳高雅。


分享到:
宁静致远      一丝不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