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研究院

盘点2021|年度十大博物馆展览:历史与艺术的同行

9639
发表时间:2021-12-28 14:02

2021年的博物馆,相较于去年明显要热闹一些。

各大博物馆依凭馆藏,以严谨深入的研究视角,将中国文化/艺术中深奥的玄理和复杂的历史/人物,通过展品间的串联和互动的形式,娓娓道来。这一场场展览,如同一条以中国文化精神内核串联起来的链珠,使深埋在历史深处的物与人光亮起来。

在这些或轻松诙谐,或凝重厚朴的展览中,凝结在每一件文物之中的历史,仿佛都幻化成有血有肉的遭遇。他们带领观者穿过时空,走进古时人们的生命,他们的生活。

在2021年众多的博物馆展览中,基于艺术头条调查、收集的详细数据,从其年度影响力、关注度、推广度等多维度进行数据解析,遴选出十大展览,回顾这平凡又不平凡的博物馆的一年。

01天龙山石窟回归佛首特展

北京鲁迅博物馆

8JVwmz8TQoQGFQdgZD2FnuwAUfqMLMdxWyRkSG7b.png

《天龙山石窟第8窟北壁主尊佛首》

佛首长33.7厘米,宽30.4厘米,高44.5厘米,重55.5公斤

2021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001号讲解员张国立带来了两件国宝,其中一件便是《天龙山石窟第8窟北壁主尊佛首》。这件在一个世纪中,经历了被盗、追索、回流之艰险历程的隋代造像,镌刻着中华文明复兴的伟大荣光,是中国国力强盛的见证。这次亮相春晚,是其流失海外近一个世纪后,首次与全国人民见面。

nv48VCffefM5SfJ7NSnTPFasy6DXOQiJ2KI4tRyz.gif

《天龙山石窟第8窟北壁主尊佛首》在2021年春晚

1924年左右,天龙山石窟第8窟北壁佛龛主尊佛像的佛首不翼而飞,在此后将近一个世纪的时间中始终杳无音信。直到2020年9月,国家文物局经监测发现,日本一家拍卖行拟于东京拍卖的一尊“唐天龙山石雕佛头”,疑似天龙山石窟历史流失文物。2020年10月,国家文物局启动追索机制,致函拍卖行要求终止与该佛首相关的拍卖和宣传展示活动,予以撤拍。10月31日,拍卖行与日籍文物持有人谈判完成洽购,决定将佛首捐献中国政府。这是近百年来第一件从日本回归天龙山石窟的珍贵流失文物。

CaNdq4JSuiE341HIU8ghx4KbVYDrbxSm9g4FPOHA.png

天龙山第8窟外景   太原市天龙山石窟博物馆提供

2021年2月12日至3月14日,“咸同斯福——天龙山石窟国宝回归暨数字复原特展”在北京鲁迅博物馆展出。展览从馆藏文物中遴选20余件北朝时期造像拓片等文献,借此展现石刻艺术之美,引发公众对海外流失文物追索返还工作的关注。

事实上,天龙山石窟佛首回首并非孤例,在近几年的博物馆界,文物回流已然成为一种现象。9月26日,从美国追索返还的铜鎏金无量寿佛等12件文物艺术品被划拨到西藏博物馆收藏;11月18日,68件流失英国文物在历时10月的艰苦奋斗后,成功追索回国;《五牛图》、《伯远帖》、圆明园的鼠首、兔首等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品也在坚持不懈的追索中纷纷回流祖国。2019年9月,中国国家博物院的那场“新中国成立70周年流失文物回归成果展”在今日犹在耳目,点燃着每一个中华儿女的爱国拳拳之心。

02故宫博物院藏历代人物画特展

北京故宫博物院

gtXTuel62xuNwPbFjnmKe5REFZKceiHc4ocvds1a.png

第一期部分展品

当故宫博物院将在文华殿举办“故宫博物院藏历代人物画特展”系列展的消息一经传开,立刻在社交媒体上引爆全场。而在第一/二期陆续开展后,殿内几乎每日都是人山人海,门庭若市。北京故宫再一次用精绝的展品、超高的学术水准,缔造了中国博物馆界内又一现象级展览。

从展品阵容上我们确实也可追索到此种现象背后的成因,在2021年5月至6月的第一期“庙堂仪范”中,55件/套展品中,一级文物为14件,占总展出文物数量的25%,首次展出文物为28件,占总展出文物数量的50%。展览分为三大单元——王者之政(16位历代杰出帝王画像)、济济多士(19位历代重要大臣画像)、列女垂范(23位历代优秀女性画像)。

bkt6iIy3RrDSFKE9F9PDm9CeaxE3hFpZiRk8lBPe.png

第二期展品《采薇图》

而第二期“林下风雅”除了数量庞大的古画精品,其中并不乏精品。那幅中国绘画史不得不提的李唐《采薇图》,宋徽宗(传)《听琴图》等所蕴含的超凡的高士人格,都让这场展览成为不得不看的存在。

bbw48062gdMTdmcD5tCnaibPsH1sfroUHqYMC0bD.jpg

CAaDfZNFPIhl4XTyB0rTAwF01Fi0OTQRp2QnuGXY.png

SiuZtTKGj1yBZn0tIfwUf2fJHOiWeObrhJaKCIgQ.jpg

zz7UrG54DlSzp3KfJ22tZANHPqZRDx0StbOvFsgW.jpg

东晋 顾恺之(传)《列女图》卷 绢本 设色

第一期展品

第一期聚焦庙堂之上,第二期着重林泉之下,一出世,一入世,故宫博物院用古画讲述着古代士人的精神生活。而在第三期“闺阁红粉”和第四期“风俗百态”中,故宫博物院又将人们的视线引向闺阁之内和平凡世俗之中。士人、女性、百姓,勾勒出一幅古代社会全景画卷。

03观妙入真

永乐宫保护与传承特展

山西博物院  

oPkXzzxPoDFE7pHsBf7E35kUhhiBRDcjgBotG3L5.jpg

展览海报

无论从哪个维度讲,永乐宫保护与传承特展都是一场不得不提的博物馆展览。部分新发现的元代艺术珍品第一次露面,大量永乐宫迁建资料亦是首次公开展出。为了欣赏这场百年不遇的特展,在网上有不少观众表示,特意从外地赶去山西,只为一睹永乐宫壁画的真容。

永乐宫始建于1247年,被奉为中国道教三大祖庭之一,为奉祀中国古代道教“八仙”之一的吕洞宾而建。永乐宫是至今保存完好的唯一一座元代官式建筑群,竣工于1368年,施工期长达110多年,使其集粹各个时期的工匠智慧和艺术特色,也使得永乐宫有时间实现宏幅巨制的壁画艺术作品。用亭楼楼阁、雕梁画栋等世间最为华美的词汇形容永乐宫都不为过。而古建文物异地搬迁的划时代案例的履历,又为永乐宫平添一份传奇色彩。

NDX5BNWqi5eSRKtpV267MIet8BlPLJWk60JAhCbQ.jpg

朝元图 局部 元代

2iDs1hKRHUag9kh0EFnHxSlV3ukXs8jmS4kNNB8Q.jpg

永乐宫壁画局部

尤其值得一提的永乐宫精美绝伦的元代壁画,龙虎殿、三清殿、纯阳殿、重阳殿内共有壁画1005.68平方米,它不仅是绘画作品,更是宗教信仰空间的背景与场景,它反映礼俗,承载宗教宣讲教义,也反映真实民间生活,对于今日研究宋元时期文化艺术和社会生活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Y8dFBZVK9JyZ55bQ0qmZ0DG7X7FOr5m0INfp33Xt.jpg

雕塑残件 元代

7月10日至10月10日,观妙入真——永乐宫保护与传承特展在山西博物院展出。此次展览共展出142组218件文物,其中一级文物12件,二三级文物96件,首次展出的展品占到87%。此外,展览还以国内领先的3D打印技术,复原三清殿最为精彩的壁画,全面展示永乐宫文物精品,彰显永乐宫高超的建筑、壁画、雕塑艺术。

X7Qo1FSXoH2nMLLgFzCHa6US2HTITXBat8vub5If.jpg

元汉白玉吕洞宾坐像

pWc8aNEuyU8ZY7TywgFp7aY4ZA2IMXVgttsHJOyk.png

贵由皇帝颁发空白旨书公据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展览在展陈形式上运用多种科技手段,以沉浸式体验打造用永乐宫服饰图案体验;以动画解读反映壁画绘画特点;以新媒体解读永乐宫壁画与同时期世界壁画及海外流失晋南画派壁画的内容;以全国领先的3D打印技术营造永乐宫三清殿东西两铺壁画沉浸式体验空间;以App辅助观众了解知识点。

04中国艺术中的隐居和雅集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1FnqBQhtw3TqsO035J7KTx63WxO1VUsfZwi2AMuZ.jpg

展览海报

作为美国首屈一指的中国文物典藏场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历来重视中国艺术的策划和呈现。但在今年的这场展览依旧给观众带来了不一样的感受。

2021年7月31日至2022年8月14日,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孤独与陪伴·中国艺术中的隐居与雅集”特展,通过对于古代中国人的隐居交往这一主题的探索,引发对于当下人们之间关系的再思考。无论是归隐山林还是诗词歌赋,是渔舟唱晚还是群贤毕至,透过这些作品,从古人的生活状态中似乎可以找到答案。

VBtwQMvYrZBj6xkFZ2rMNFz6CYQOlUDlVbNorLxC.jpg

南宋 佚名   仿范宽山水图

绢本设色   166.1×104.5cm

展览集结120余件大都会的馆藏中国古代艺术品,从“林泉”“归隐”“渔樵”“名士”“距离”“园林”“诗赋”“雅集”八个维度来展示。本次展览由何鸿卿爵士基金会赞助,大都会博物馆亚洲艺术部助理主任史耀华策划。通过绘画、书法、瓷器、玉器、家具等多种形式,展览试图从整体世界中找到自我空间,弥补人与人之间的代沟。

qxcaFpS9Wv2HOhca4rBNg9oZmF2vYHSxDr9c8xQ7.jpg

明 钟礼 观瀑图 轴

此次展览95%的作品属于中国古代传统书画之外,还选取了极少的当代艺术参展,李津的《盛宴》是其中的一件作品,并且是唯一入选的中国在世艺术家作品。

a5HVMJJloBpjxnnL58CIdkZ8yF953PIXcJMy8dzj.jpg

明 陈洪绶 树下高士图 轴

从展览基本介绍,不难看出此次展览的特殊所在——疫情之下,社会既定规则失序的今天,古人在“隐”与“仕”的进退之间,给我们带来的启示。

05海宇攸同:广州秦汉考古成果展

中国国家博物馆

H013Wc7nGFjhHkKDXK4krYRp44U6ihlDRx1DSQkh.jpg

展览海报

2021年8月10日,“海宇攸同——广州秦汉考古成果展”在国家博物馆开幕。"文帝行玺"金印和"丝缕玉衣"等明星展品,勾勒墓主人南越王赵眜叱咤风云的一生,南越王墓、南越王宫及广州地区其他秦汉考古遗址出土的珍贵文物330余件(组),亦系统再现岭南地区辉煌的古代历史文化面貌与特色。南越文王墓的出土,被誉为近代中国五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ekIUs1hxVx6kzok9z4OKcs8jUpZb7MaCT8TZxnxG.jpg

ajUADZq2cN3IHK9vImteehjwwLOKfHu59iTynBYo.jpg

展览现场

整个展厅以红色为主色调,营造出庄重、典雅的气氛。展览通过实物陈设、考古情景、多媒体展示以及历史研究相结合的方式,沉浸式的为观众呈现考古发现和研究的全过程。通过迂回的展线,再现2000多年前岭南地区的文化生活以及两千年后这些文明是如何被后人发现。

bNLATPj70BVlF4LAQpRoGa8IGF9BACyDkaiSI0cM.jpg

丝缕玉衣(西汉南越王博物馆藏)

BvCYuNmVLzttkQQgD6NGvI8d80UliGJt4fcE2XP3.jpg

“文帝行玺”龙钮金印(西汉南越王博物馆藏)

此类考古展的火爆,亦可称得上2021年文博界的一大现象。11月21日,“稻·源·启明”浙江上山文化考古特展从一粒万年前的稻米说起;9月,三星堆遗址考古在网络掀起热浪;7月,西汉帝陵考古成果暨致敬考古百年展讲述西汉帝陵的考古发掘故事;4月,“龙门遗粹”山西河津窑考古成果展填补河津一代无制瓷遗迹空白...龙门石窟文物在全国巡展,每一站都人满为患。

06礼和万方——商周青铜鼎特展”

中国国家博物院&上海博物馆

416ZlGmbIQFdP6x3rgqS8CeHZapaLjFHSYSnnkFb.jpg

展览现场

图源:中国国家博物馆

延伸阅读:上博青铜鼎特展启幕!大盂鼎和大克鼎时隔17年后重聚上海

在此次展览中,三件目前商周时期体型最为庞大、最具代表性的圆鼎——子龙鼎、大盂鼎、大克鼎合体。其中,子龙鼎是商代最大的鼎,而大盂鼎、大克鼎都有着它们自己传奇的身世。

2021年9月14日至10月14日,“礼和万方——商周青铜鼎特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此次展览由中国国家博物馆与上海博物馆主办,汇集了近40件商周时期极具代表性的青铜礼器及其他珍贵文物,结合陶范、全形拓,从用鼎制度、造型艺术、纹饰纹样、铭文内容、制作工艺等方面综合呈现商周青铜礼仪文明的源远流长,展示中华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

jiJPtpzZzKfdo2zV6hvA0lKXhSEfM7RNugWQrjV9.png

子龙鼎

商代后期

高103厘米,口径80厘米,重230千克

传20世纪20年代河南辉县出土

wHHpWMw50doU1yn6m50Y4TJ984tzq2BtqKhrUW3p.png

大盂鼎

西周早期

高101.9厘米,口径77.8厘米,重153.5千克

传陕西岐山县京当乡礼村(一说眉县礼村)出土


pMrF7lMbU3sTEdlkVZcTqfiIM2qnZO7OuL9K3cdZ.png

大克鼎

西周中期

高93.1厘米,口径56厘米

陕西扶风任家村出土

上海博物馆藏


07敦行故远:故宫敦煌特展

北京故宫博物院

rYnfNzNw7h1BAavwOeDL1KX6c8hWKL13SKpWR7oH.jpeg

展览海报 故宫博物院官方提供

如果你看过这场展览,就一定会记住它的盛况。70后,故宫与敦煌再次相遇!

9月17日,敦煌莫高窟第285窟、第220窟和第320窟三个洞窟原大临摹复制,188件文物集体亮相北京故宫博物院。其中,故宫博物院文物47件,敦煌方面文物141件,其中敦煌研究院自身藏品44件,甘肃省博物馆等11家博物馆和文博单位选取的与丝绸之路有关的精品文物97件。

f3wyxGTf96HP5Mw4UIkGIMdEpcwnL8vl07A2DcT1.jpeg

莫高窟第220窟(整窟原大临摹)

初唐(公元618-712年)

图片来源:雅昌艺术网

gjCCwfEVtGp2SltAXP7XS8a9AZACpIDUbrd1l7Tu.jpg

莫高窟第285窟(整窟原大临摹)

西魏(公元534-556年)

图片来源:故宫官方

SWxIOiYqgOBE86Yq4mPQefM8NfmwPjclYSGCHgqx.jpeg

莫高窟第320窟(整窟原大临摹)

盛唐(公元712-766年)

图片来源:雅昌艺术网

这场展览的独到之处不仅在于上述提到的重磅展品,更在于故宫与敦煌联手,以大量丝路文物、敦煌壁画和雕塑临摹作品展示丝路上的敦煌发展史、石窟的营建与壁画雕塑艺术,以及中国博物馆界文物保护、传承的漫漫之路。

08苏州博物馆(西馆)开馆展

rvImnPfLmYcM6zUKiMhWM7cXlWv4KRAZCxk8ap1M.jpeg

苏州博物馆西馆

9月25日,令人翘盼已久的苏州博物馆西馆终于揭开面具。西馆甫一开放,三大特展便引起了极大关注,包括书画苏州:馆藏历代书画陈列与当代艺术展与当代艺术展“糸——已知·未知的互文”。“书画苏州”聚焦苏州书画,展览主题贯通古今,以“苏州”为立足点,多维度展示苏州的书法、绘画艺术。“糸——已知·未知的互文”以“糸”为名,从苏州的重要象征之一“丝”及比丝更微观的视角出发,聚集国内4位著名当代艺术家徐冰、施慧、曹斐、王之纲的共12件(组)作品。这是一个以此时、此地为根而开始生长的展览,一头伸向远古,一头伸向未来。国际交流馆推出的“罗马:城市与帝国”开展首天便人满为患,立足中外文明交流,推出特展。

nYXGB2UyptTYCafhm5dvgJ2EeuLVyCLGfmjs1AGc.jpeg

N1ro6MpJTJ6tjZ2bY6gZmZ2sH9i2jSLuNktQkxbh.jpeg

国际交流馆 “罗马:城市与帝国”现场

西馆的开馆展外,苏博西馆的开展也暗喻着苏州文博界格局的新变化。西馆位于高新区狮山广场,据悉未来还将有歌剧院、科技工业展览馆等文化单位入驻,此地有望成为苏州文物打卡新地标。此外,苏博西馆与本馆的布局也产生呼应:

从馆藏来看,苏州博物馆本馆以历代考古出土文物、明清书画、古籍善本、工艺品见长,因此在展陈内容上十分侧重吴文化及江南本土文化的挖掘与研究;而本馆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延续了吴文化和书画的展陈特色,但也十分注重引进诸如大英博物馆等国际顶尖博物馆的展品资源,及当代意味十足的展览策划。

展陈方式上,苏州博物馆本馆主要为传统展陈方式,而在西馆则更多运用科技手段,如苏色生活馆则是主要依赖科技手段,呈现苏州及江南传统文化,实现沉浸式的观感和体验效果。

NrKNf6RZ4ov37zKpgAGsL4qPM4xA80vKDSdnhp9F.jpeg

“书画苏州:馆藏历代书画陈列与当代艺术展”现场

qtDiIJ8zKN9eKUe7jhpXGkJzjZxnlcJA8ZGxpUXJ.jpeg

“糸——已知·未知的互文”现场

这也表明,在立足苏博馆藏优势、延续其展陈特色的同时,西馆将目光放在中国当代文化展示,以及国际博物馆版图拓展上。

本馆与西馆,一传统,一当代;一江南,一国际;一重观展,一重体验。两馆错位发展,彰显着苏州博物馆“代表江南文化、创新发展和引领行业发展的一流的世界级博物馆”的发展野心。

09镇院国宝:范宽 郭熙 李唐

台北故宫博物院

mh6D9ClwEeCdICA4AFfmnM8tyi8ZbPS37tb4RSiS.jpeg

展览海报

范宽、郭熙、李成在台北故宫上次“合体”还是十年前。2006年底,《溪山行旅图》、《早春图》、《万壑松风》与故宫《大观:北宋书画》展览同时公开展示,成为聚焦的亮点。此后2011年《精彩100——国宝总动员》特展亦展出三件作品。2021年 10 月 6 日 至 11 月 16 日,“镇院国宝”特展中,这三件作品再次合体。

抛开这三件作品“合体”的难得不说,这每一件作品的展出都可谓亮点满满。根据画上纪年推算,时代最近的《万壑松风》(1124),距今已经 897 年,《早春图》(1072)距今长达 949 年,《溪山行旅》虽然没有纪年,但作品年份更已超过千年。考量三件作品年代久远、绢本质材脆弱,为加强保护珍贵古物,减少被光线照射的时间,每次展览至少必须间隔三年以上,而且展期不能超过 42 天。

此外,我们把时间往回溯,这3件作品的每次亮相几乎都伴随着相应学术研究的推进。其中尤以1961年在美国的巡回展“中国古艺术品展览”为甚。1950年代,应对国际学者开放库房,三件作品常备提件展示。1961年故宫赴美巡回展“中国古艺术品展览”是三件作品第一次在海外同时展出,伴随高达百分之八十的宋元前绘画,深刻影响了二十世纪后半叶美国学界的宋画研究。

10汉淮传奇——噩国青铜器精粹展

上海博物馆

uByAbM2AgKlw9pknxBAP2GIo6Sbkg8qPctEaRPos.jpg

展览海报

一场展览,拂开尘封3000年的历史尘埃,一个辉煌一时的古老国度展现在人们眼前。

2021年10月19日至2022年1月16日,“汉淮传奇——噩国青铜器精粹展”在上海博物馆展出。此次展览首次聚集60件精心遴选的噩国青铜器,时间跨度自西周早期至春秋早期,以噩国青铜器为载体,铭文内容作经纬,为观众系统呈现噩国青铜器的发展脉络,还原噩国的历史面貌, 向人们呈现一段被历史长河吞噬了3000年的噩国历史。展览汇聚上博馆藏噩国青铜器,及中国国家博物馆、随州市博物馆、郑州博物馆、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等机构与私人藏家藏品,共分为“噩侯家族”“噩国与周王室的关系”与“噩国再现”三部分。

1xlGIBXOZ1oPZ1PZxByZqRESxtNaeCXw0kiXHVRH.jpg

噩侯方罍

HwshaSgcVEjhtr3wuPZJMz5KWriUBZBlZdkoKuwy.jpg

EHiEI1Mqf3l81tTuGEjtnOYya3vA9aSZX3OQYFGG.jpg

兽面纹卣(一对)及局部

这场展览或许也预示着文博界展览的一大新动态,场馆不再满足罗列展品,或以别样方式呈现方式,更希冀能以学术高度,填补/推进历史/艺术学术研究。此外,以富有历史深度的趣味解读,或许也成为近些年文博展览的一大趋势。


分享到:
宁静致远      一丝不苟